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章 师叔,你看到了吗,师叔
    在世界范围内,尚且存在着如此错综复杂的博弈。

     那么作为古武最发达的中华呢?在任何一家国际知名的中华企业里,基本上都同时存在着皇家背景以及政府背景,和平共处的情况是有,但更多的同样也是在博弈。

     天泽大学虽然是前朝皇帝所立,但本朝太祖高皇帝却也是出身于此。当年圣唐衰败,华夏大地被外族所侵,正就读于天泽大学的本朝太祖带着学长学弟们横扫了宇内,恢复了汉家江山。

     原此种种,如果有人想要打压皇室,妄图推翻现有制度,那天泽大学这座落成千多年,象征着中华传统之源的学府。无疑是个很好的靶子。

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拿天泽足球队开刀,更是再简单不过了。毕竟无论是谁要对天泽出手,都一定会瞄准天泽的弱点,而天泽足球队还并不仅仅是天泽的弱点,毫不夸张的说,是耻辱。

     秦牧继续在天泽的校园溜达,准备等下找个机会溜回去换件衣服,然后去食堂吃一顿好的。他都打算好了,等吃完了他就喊校领导来,就看对方上路不上路了。

     但凡要是有一点不上路,他就跳到桌子上,大喊:“我为天泽流过汗,我为天泽立过功。”

     哼,看看到时候谁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 这么想着,秦牧转头,谨(gui)慎(gui)小(sui)心(sui)的往宿舍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 一边走,一边还在心里琢磨着等下要点多少钱的菜好呢?点盘土豆丝肯定最安全,但那不是蛋疼吗?可如果要是点澳龙的话,学校领导也跟自己一样不要脸了怎么办?所以,菜价,一定要卡在学校领导容忍的临界值,就是那种少一块钱自己就亏了,多一块钱校领导就翻脸的的点上。

     可就在快要回到宿舍的时候,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娇呵:“你干嘛?为什么跟着我?”

     秦牧这才抬头,入目的先就是两条雪白笔直修长的大腿,紧接着就是浅绿色短裤和花格子衬衫,天鹅般的脖子上是一张精致极了的脸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谁?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,你想干什么?!”正在清蒸澳龙和刺鲍高汤之间做选择的秦牧也是一惊。暗道自己不是碰到了传说中活跃在大学里面,四处捕捉像自己这样的纯情鲜肉的女流氓了吧?!

     “我突然出现在这里?拜托,我一直好好的走在小路上,是你一直在草丛里和树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我。怎么?眼见事情败露了就想反咬一口是不是?”那精致女生被秦牧气的够呛,红着脸质问秦牧。

     “我败露什么了?我光明正大,行的正,坐的直。”秦牧说着,从草丛中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精致女生的头上忍不住冒出了黑线。

     “哑口无言了吧?算了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别喊,别叫,别挡道。”秦牧说着,从草丛中跳了出来,大喊一声,德……呃,写顺了。

     秦牧从草丛中跳出来,见附近没有记者什么的。就准备直奔宿舍。至于这个姑娘,是很好看没错,但好看的姑娘就代表着好大的麻烦,这几前两天就招惹了一个,所以现在并不准备再招惹另一个。

     秦牧大踏步的要往前走,脑子里已经决定好了,就是你了,十人份的海参炒饭!

     “刺啦”

     秦牧僵住,自己本就有些小的球衣,被撕开了。

     秦牧回头,单手捂着胸前的衣服。一手指着那个撕开自己衣服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漂亮姑娘,商量道:“姑娘,衣服我也不让你赔,只求你放过我可好?”

     漂亮姑娘也很尴尬,自己只是气不过让这家伙就这么走了,情急之下拉他衣服一下,谁想到他走的那么猛,衣服的质量又那么差。可还没等心里生出多少愧疚,就听对方说出了这么不要脸的话,就道:“衣服我会赔你,多少钱都赔,但是你不准走!”

     这话让秦牧听的陡然一惊,多少钱都可以还不让我走,卧槽,她,她把我当什么人了!难道她真的以为只要自己有钱,就可以肆意玩弄我这种纯情鲜肉的感情与身体了吗?

     人心不古!世风日下!女权党人奋斗目标终于要实现了吗?!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秦牧气急败坏的质问:“你说多少钱合适!”

     漂亮姑娘也是一愣,想也没多想的就甩出一张信用卡,道:“你说多少钱就多少钱,但是,不!准!走!”

     秦牧接过信用卡,金色的,是华夏银行在几十年前推出的无限额纯金卡,编号一排零尾号66。而后他上下打量着漂亮姑娘。在权衡着什么。

     漂亮姑娘发现了秦牧的打量,按说本该羞怯,本该恼怒,但是又觉得这会儿不应该做出这些会让对方觉得自己软弱的表现,就挺起了胸膛。

     这个动作让秦牧下定了决心。但紧接着想到自己再怎么样,起码应该做到明码实价,就商量道:“那总得有个时间吧?”

     漂亮姑娘看自己的强硬似乎起到了作用,就继续强硬道:“我不让你走,你就不!准!走!”

     嗯,秦牧明白了,对方这是打算长期包养了。把信用卡揣在口袋里,在心里留下了耻辱的眼泪。师叔,你看到了吗?我终于替你实现了你的毕生心愿,被一个漂亮的富婆包养了。师叔。

     这么想着,秦牧不由得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 见到眼前的同学流下了“悔恨”的眼泪,漂亮姑娘的心一下子就软了。

     “这位同学,你也不要想太多。其实这种事情,我也经常碰到。”漂亮女生安慰道。

     秦牧又是一惊,他是真没看出来,对方青春的就跟一瓶千岁山似的,竟然是那种经常包养鲜肉的女**!

     似乎看到了秦牧的震惊,漂亮女生就笑着解释:“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习惯,我爸爸也要派一些强壮的家伙给我。”

     秦牧更加震惊了,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给女儿找一堆强壮男人的父亲?!

     “但是被我拒绝了。自由自在的才好,不是吗?”漂亮女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所以,就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包养我这样的鲜肉吗?